聖蹟寺Holy Miracles Temple 介紹及其殊勝之處

點閱: 7

聖蹟寺Holy Miracles Temple

聖蹟寺(英語:Holy Miracles Temple),位於美國加州洛杉磯縣帕薩迪納市,為世界佛教總部所屬寺廟。

聖蹟寺名稱由來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認可的寺廟有很多,只要是做佛事、利益大眾的、政府有批文認可合格的正規寺廟,佛陀都會贊同。凡是政府批准的寺廟,佛陀都認可為他們題寫寺廟的寺名,但除了華藏寺、正法寺、古佛寺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取的名字,佛陀沒有給任何寺廟主動取過寺名,都是他們自己取好寺名後,拿去請佛陀題字,佛陀是免費給他們題寫寺廟的寺名。就連行正教正法、總部所修建的聖蹟寺,都是因為該寺在法會期間出現了巨大的聖蹟,佛陀才建議總部把原有的三藏寺改為聖蹟寺(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字第20210102號)。

聖蹟寺重要建築:

大雄寶殿

觀音聖殿

燃燈古佛殿

敍述如下:

大雄寶殿

聖蹟寺大雄寶殿正面供奉釋迦牟尼佛佛像與藥王菩薩、韋馱菩薩聖像,左側供奉對比佛像與護法金剛聖像,為該寺舉辦法會與接待佛弟子的主殿,例如:《藉心經說真諦》至寶經典法會勝義火供大法會等。

觀音聖殿

觀音聖殿位於大雄寶殿右側,供奉一尊立姿觀世音菩薩聖像與因海長老神異法相。2017年1月,佛教高僧因海老和尚在圓寂十幾天後,形態相貌回春變異,證得全身金剛不壞肉身舍利成就。

燃燈古佛殿

聖蹟寺將在燃燈古佛殿完竣後,為大眾提供《光明祈福燈》。《大智度論》曰:「如燃燈佛生時,一切身邊如燈,故稱燃燈佛或錠光佛。」燃燈古佛殿啓建於曾是多位佛陀於虛空中降下甘露之聖殿,該殿完工奉請燃燈古佛像入座,開光後正式成為燃燈古佛殿,為信眾設燃燈供奉燃燈古佛,其功德無量,因此在曾降甘露之聖殿的燃燈古佛前點燈,將會是全世界所有點燈殿堂中最殊勝之吉祥祈福大事。

重要法會

2014年 《藉心經說真諦》至寶經典法會[2]

2018年 勝義火供大法會[3]

2019年 現量伏藏大法會

2020年 「拿杵上座」檢測真假聖者道行法會[4]

藉心經說真諦」至寶經典法會 意外出現佛降甘露恭賀

▲眾人在現場看到佛陀降下甘露穿過房頂和水晶缽蓋進入缽中。

文/洛杉磯訊

《藉心經說真諦》實在是至高無上殊勝的經典,此寶書於2014年陽曆3月7日,在美國聖蹟寺首度舉行加持法會,在法台上供奉了《藉心經說真諦》經典寶書,及由七眾行人唸誦修持的六部大法及聖咒和文書法水、楊枝等,前方存放了46枚準備法水加持的《藉心經說真諦》首發式印章。祿東贊慈仁嘉措法王把他親自從H.H.第三世多杰羌佛那裡請到的紫金銅缽,護送到了聖蹟寺,存放在精美堅固、花崗石雕成的祈福台上,由老法王祿東贊和八十多歲的開初仁波切及二十歲的貢嘎仁波切主持法會主角修法,祿東贊法王把缽親自交到開初仁波切手中,經祈禱後,浴沐壇城,再由貢嘎活佛打上清水,當眾洗缽,奉上祈福台,此次參會者全都是仁波切、法師、阿闍黎,大家十分虔誠地開始進入了唸誦六字大明咒和心經。

▲祿東贊法王用甘露領銜的七支聖水加持《藉心經說真諦》首發紀念版的印章、印泥。

法會開始大概十幾分鐘,空中突然狂風捲起,呼嘯鳴響,諸聖護法駕臨,但掛在帷壁上的黃幡緞布,竟然沒有吹捲,此時弟子們各自看到了不同的聖境,殊勝無法言喻!待到經咒停下來時,貢嘎仁波切正準備將六杯法水匯入中央缽中時,他突然穿過透明缽蓋看到缽內出現光芒,定睛一看,原來缽內竟然有非常多的甘露,此時驚喜之外,納頭便拜,頃刻會場一片喜樂之境,各自紛紛進到缽前恭看,有人看到是五彩色,有人看到是紫紅色,有人看到是白色,形體非人間物相,美妙玄提!大家驚喜讚嘆,經過一陣心情喜樂歡嘆,最後六杯法水終於匯入甘露,成為甘露領銜的七支聖水,祿東贊法王將楊枝澆上聖水,灑在首發式印章,加持印泥、印章,並敲響紫金銅缽,以表法音傳遍天際法界,利益六道眾生,福慧圓滿。雖然H.H.第三世多杰羌佛沒有到場修法,但由於佛陀所說《藉心經說真諦》經典所在處,由寶書之無量功德佛力,感召了佛降甘露,一切無上殊勝的聖蹟,徹底證明了H.H.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藉心經說真諦》是最至高無上解脫成就的佛典經藏!

https://cdn2.ettoday.net/images/546/d546628.jpg

▲大家在現場看到佛陀降下甘露,恭賀《藉心經說真諦》至寶經典。

雖然H.H.第三世多杰羌佛未親自主法修持,但是祂在把缽交給祿東贊法王時說:「我不參加你們的法會了,我相信十方諸佛會加持你們法會的,因為《藉心經說真諦》是最至高無上圓滿的寶書,它會感召加持。」

另外特地告知大家,此法缽於2014年3月23日將會駕臨香港法會,敲響鳴聲為大家祈禱祝福,並與H.H.第三世多杰羌佛2012年返老回春時的對比照片,一併供奉在聖物室中供大家瞻仰法喜。(新聞來源:國際佛教僧尼總會)

ET快訊



原文網址: 「藉心經說真諦」至寶經典法會 意外出現佛降甘露恭賀 | ETtoday國際新聞 | ETtoday新聞雲 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40310/333278.htm#ixzz70eKY8fJQ
Follow us: @ETtodaynet on Twitter | ETtoday on Facebook

終於見到了佛史上傳聞的勝義火供大法 04:112018/10…
(攘瓊諾桑報導)2018年9月19日在美國聖蹟寺由巨聖德主持…
終於見到了佛史上傳聞的勝義火供大法
2018-09-21 20:57:00 | 攘瓊諾桑

2018年9月19日在美國聖蹟寺由巨聖德主持的「勝義火供法會 」在大雄寶殿與廣場之間正式舉行,功德圓滿。

參加這場稀世難逢的法會者,他們參加法會的因緣有兩種:第一種直接參加者都是由一位玉尊、旺扎上尊、莫知教尊與祿東贊法王四人確定的聖德高僧與佛教寺院方丈住持、佛教機構負責人 。 第二種是隨緣參加,遇上了就遇上了,就參加了。

火供法是佛教的大法,尤其是藏傳佛教特別重視火供,在西藏、印度等地,連老百姓幾乎都耳熟能詳的息災、免難、除障、增福的著名大法。這部佛法,又名「勝義火壇護摩法」,但是往往上百年,難有一場真正的「勝義火供護摩法」,而人們參加的恰恰都是常規火供法。「勝義火供護摩法」與常規火供所產生的加持力是天地差別。一步與萬里之遙。

旺扎上尊和二位大聖德說到他們的親身經歷,近百年西藏有著名的大日如來頗邦卡大師和大月如來康薩仁波且修過此法,其中一位二段金釦的大聖德說:「我學了這個法,但沒有修成功,看來是道力和工夫還差,還需要努力。近幾十年來還沒有看到過哪個大聖德、大法王、大法師把勝義火供修成功的,勝義火供如果沒有修成功,就會只能作為普通火供的作用。」那麼成功與不成功的差別在哪裡呢? 首先,常規藏傳火壇供,或東密傳承火供(柴堆大法會),被人宣稱如何了得,我經瞭解後,結果,在點火時都是用人工點火,其加持力,怎能沾佛聖點火之邊?勝義火供就不同了,它必須祈請九位如來及金剛佛母,般若佛母,護法聖眾,親臨火壇,由虛空駕臨的金剛佛母親自點火,這才是真正的勝義火供。

這場勝義火供法會,參加的善信分列大雄寶殿內,眾目睽睽,近距離親眼目睹法會的過程。火供壇上要施用非常多不同的法器,火供壇是臨時打造的新火爐,不用任何電器和火器,就是一個純銅乾淨的爐子。有一個平板桌和所有法器,包括火爐,由志願者十多人在現場從上到下清洗得一乾二淨,將火壇爐放在平板桌上,裡面放上木材,檀香木,平板桌當時抬近大殿門上。主法巨聖德依法觀修,在約五十米遠左右是主法巨聖的法座,「點火衛士」是一個一段金扣的聖德波迪溫圖孺尊擔任,他將火籤浸上酥油,一步一咒字,走向火壇爐,大約隔六米遠,本來要點火,突然改變主意,站住對高空喊:「這一場勝義火壇護摩法是南無巨聖德主修,請金剛佛母點火,如果金剛佛母不點火,弟子波迪溫圖就點了!」隨著深深行了鞠躬禮。巨聖德站在遠處大聲喊道:「請金剛佛母為眾生除障、增福護摩點火!」話音剛落,突然虛空金剛佛母出現,我看到藍色金剛佛母用手一指彈入一道閃光,壇爐就燃了,壇爐在絲毫沒有火的狀況下,突然熊熊烈火燃起,嚇得波迪溫圖連跑帶跳,轉身勒頭便拜,現場人人近距離看到火焰突然燃起,當下就地磕頭跪拜, 興奮無比,依儀規展開祈願燒護摩。

有一位佛教徒主動把勝義火供用的金剛伏魔缽,倒扣在一小平板桌上。 依據法義,鉢會收攝火供場中所有人的魔冤惡業,鎮服在鉢中,魔冤妄圖逃出鉢外,用盡全力將鉢發生震動,此時千鈞一髮之際,聽到「轟!」的一聲,金剛佛母一道閃電將鉢內惡魔與黑業化為齏粉,魔魂再由佛菩薩將之帶到佛土,嚴加管教。

巨聖德在遠距離,沒有接近過任何法器或法桌,接著修「暗送菩薩一表」大法,現場所有人但見鉢口密合于平板桌的金剛伏魔鉢「轟」的一聲巨響,火光如閃電從鉢邊旋起旋滅,接著由會眾起鉢翻轉,鉢下、鉢內已空無ㄧ物,暗送菩薩的「一表」已被取走,無影無蹤活生生在眾目睽睽監看下,竟然消失了。「暗送菩薩一表法」修成功了!而被焚燒的魔屍,奇臭無比,甚於世間諸臭,凡聞其味者無法抵抗,個個五官變形 ,勝義火供的實相法已經達成圓滿。

據了解,八十多年來沒有出現過勝義火供法,都是在講理,沒有佛菩薩出現,無論任何人修的,沒有出現過真正這樣實相顯法的勝義護摩法會。也就是說,在西藏地區與印度等世界各國,八十多年前有過這樣殊勝的火供法會,現在是第二次出現,讓我們親自在現場見識了真正如來正法的至高偉大。

還有更殊勝的,這一場勝義火供法會除了勝境空前,威力無窮之外,火供壇煙在大殿上升,壇煙在整個大殿上空密布,可頂上的煙霧偵測器卻一聲不吭,這實在太神奇,在這大殿只要抽一支煙,抽到一半就會響警報並撒水下來的, 勝義法會上佛菩薩的力量,竟如此殊勝微妙。

就這樣,勝義護摩火供出現無比殊勝聖蹟,參加法會的善信十分激動,連著名的莫知教尊也失了定,興奮地五形異位,眾人盡其供養巨聖德,可巨聖德分文不受,讓他們各自收起來了。

自此在這個世界上聖蹟寺建成了真正的內密壇場,因為大家親自見到了「暗送菩薩一表」,可是巨聖德說,最好還是你們自己找大聖德「上金剛三杵」,這樣才有供在那裡的實物,來體現內密壇場是真正建立了。

我親自參加了這場實相勝義火供大法,讓我深深感受到與大聖德講的一樣:「常規火供與勝義火供相比之下無非是九牛一毛的作用,小兒科而已。」難怪一位教尊說,「勝義火供由虛空金剛佛母現場點火與普通人工點火的火供功德,是幾千倍的差距。」

此次勝義火供所用壇爐、供桌和相應法器都會供在聖蹟寺,供人瞻仰。

說到這裡我要補充件最重要的事, 19 日勝義火供法會圓滿結束後,就在現場大雄寶殿裡,南無巨聖德宣布:「今日這場大法會已經修了,祿東贊法王等到了這場法會,這是他最後一場獲加持的法會。」,祿東贊法王在前幾天的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公告中說:「等最後一場法會後他要盡快圓寂」。兩位法師還勸他留下來弘法度生,法王說:「有佛陀師父住世,我這樣的證量怎麼派得上用場!人生就是一場夢,早遲都要走,因緣和合,幻化而有,緣盡則散,算了,不住了!」他還說:「我的生死是我自己決定的,想什麼時候走就什麼時候走,跟趙玉勝聖德不同,要靠佛菩薩定時來接他。」這個祿東贊法王生死自由,果然說到作到,在法會第二天9月20日,沐浴著袍,擺上文具於法座,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寫拜別文書說到「墨跡未乾圓寂」,他能寫說「墨跡未乾圓寂」,那就是他一放筆就圓寂了。


如欲閱讀完整內容,請至中時新聞網:https://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81019000708-260116?from=copy

有神通也開不了現量伏藏

旺扎上尊在聖蹟寺誦經加持供燈信眾
 Wangzha Shangzun Chants Sutras at the Holy Miracles Temple to Bless Buddhists Who Made Lamp Offerings​​​​​​​

旺扎上尊在聖蹟寺燃燈古佛殿,為所有點燈的善信們做祈禱唸經。

In the Dipankara Buddha Hall, Wangzha Shangzun prays and chants Sutras for all the faithfuls who beseech blessings by lighting Blessing Lamps.

視頻鏈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aOQnd5zpH4

此文章鏈接:https://ibsahq.org/message-data?id=402

懺悔文

佛弟子索朗仁欽(俗名:李昂澤)向十方諸佛菩薩、旺扎上尊及參與法會的所有師兄師姐們懺悔。因我的罪過,沒有打開旺扎上尊桌上的麥克風,並且在上尊說話時已發現錯誤但沒有馬上衝上前去開麥克風,導致所有坐在大雄寶殿外廣場上站滿的人山人海的佛弟子們聽不清楚、甚至聽不到上尊的開示。我還想瞞混過關,這種不關心眾生的行為、心中沒有眾生的態度,根本就不是人。我這樣一個豬狗不如的人,取消我的仁波切身份,我覺得是非常應該的。這個嚴重的罪過讓各地為求佛法、為求殊勝因緣的佛弟子們聽不到上尊的開示,我真是罪大惡極!

旺扎上尊是真正的大聖德、是具證量的不退地菩薩,要不然怎麼能夠輕鬆抓起重達1000多斤的攔殿金剛杵。很多人也都去試抓了、包括我和一位身材壯碩重達280磅專門在健身房訓練的人,兩人合力都無法抓動攔殿金剛杵,攔殿金剛杵就像是釘在地上一樣,紋風不動。我見到上尊的時候,我驚呆了,這…到底是人還是天神,簡直太莊嚴了!當看到上尊將攔殿金剛杵抓起時,我更是震驚、景仰,久久沈溺在震驚的情緒裡,忘了自己的職責是要去開麥克風的。

事情發生後,聖蹟寺開會檢討對眾生不關心的事,說我怎麼不讓眾生聽上尊的開示呢?!怎麼不讓眾生知道殿堂裡發生了什麼事呢?!為什麼要影響眾生讓眾生受不到加持呢?!為什麼不開麥克風呢?!並報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取消我的仁波切身份。

我真的豬狗不如,如我真的關心眾生,將眾生視為父母,我絕不會在知道麥克風沒開,知道在大殿廣場上為求佛法,不依不饒的虔誠佛弟子們聽不到上尊開示而無動於衷。

我虔誠地向十方諸佛菩薩、旺扎上尊、及所有參與殊勝法會的所有人深深的懺悔,希望能給我一個改過的機會。

我的罪過很大,我祈求十方諸佛菩薩、旺扎上尊能悲憫我。以下是上尊開示的重要部份:

佛弟子們,我非常高興今天在這裡見到你們。我高興是因為你們有因緣在這一生能遇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這樣你們就能夠學習到正宗的、沒有被篡改的、原始的佛法,因為這樣,你們就可以在今生得到成就,所以,我當然非常高興。

佛弟子李昂澤再次向十方諸佛菩薩、旺扎上尊、及所有參與法會的師兄師姐們深深懺悔。

佛弟子 李昂澤
叩首懺悔
2019/3/11

道歉文

西元2019年3月6日聖蹟寺湧來大批人潮,這些信眾都是因為聖蹟寺非常難得的恭請到旺扎上尊蒞臨本寺而來。大家都是為了晉見上尊,祈望得到佛法力量的加持。人來得很多,殿堂容不下所有的人,殿外也都擠滿了人。

上尊來了,大殿門口放了一個攔門杵,上尊提起這一千斤有餘的攔門杵,放下時,大地震動,這是何等了得啊! 因為根據金釦三段的身份必須要提起攔門杵。這就相當於當年釋迦牟尼佛要考阿難尊者要他從門縫中進來一樣。可以這樣說,全世界的大法王和大活佛們連上尊提起的攔門杵一半的重量都提不動 。

上尊符合法規,才有資格進入大殿,長頭禮拜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禮拜時,上尊呼到:“我,弟子旺扎,恭敬頂禮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本來自以為很圓滿,結果有大殿外的人對我們說他們什麼都沒有聽到,因為管理麥克風的工作人員沒有及時打開麥克風,而大殿外的人沒有聽到上尊的開示。殿外的人只有聽到上尊將千斤重的攔門杵放在地上大地震動的聲音,其他什麼都沒有聽到。

很多師兄師姐抱著滿懷崇敬、希望從海外而來, 聽不到旺扎上尊開示,都是我們作為出家人對不起他們!這是多麼粗糙自私的心,這樣不能體會他人感受,忘了關懷他人的心境,這就失掉了慈悲心,連愛心都沒了。

聖蹟寺慚愧比丘尼
釋若可 向大眾致歉
2019年3月11日

道歉文

前幾日許多佛教徒從四面八方趕到聖蹟寺拜見旺扎上尊,由於人數太多了,有一部份人坐在大殿內,而另一部份人因場地有限而坐到大殿外。廟子也準備了音響設備,以便坐在大殿外的師兄姐也能聽到上尊開示。但是執事人員仁欽仁波且太過分了,為了自己能夠拜見上尊,明明知道麥克風沒有開啟,大家聽不到,他毫不在乎,他不但不處理,完全跪在地上,像個癡呆兒一樣,呆癡癡地看著上尊,結果造成麥克風沒有開啟,坐在大殿外的師兄姐沒有辦法聽到旺扎上尊開示。

當法會結束時,有人來跟我們提出大殿外的人什麼都沒有聽到,我當下晴天霹靂,如果我不是出家人,這個仁欽仁波且應該剁成肉醬拿去喂狗。其實我也好不到哪裡,被旺扎上尊那世界上找不到的威武的形象給震攝住了。西藏的雪謙寺,有一個大活佛叫頂果欽哲仁波且,長得十分威武莊嚴,稱為世界第一莊嚴相。但是,當旺扎上尊出現時,我覺得若是拿頂果欽哲仁波且與旺扎上尊相比,無論從威武、力氣、莊嚴相,頂果欽哲仁波且都不及旺扎上尊。尤其旺扎上尊的力氣,應該是兩個頂果欽哲仁波且都無法撼動的。我認為頂果欽哲仁波且也無法抓起旺扎上尊千斤重的攔門金剛杵的一半重量。(撰寫維加斯新聞網“旺扎上尊果然非同凡體”稿子的人太不負責任,竟然將一千斤重的攔門金剛杵寫成了一千磅,實在太不應該。)

上尊進門時一步一拜頂禮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時,口中同時唸到“我,弟子旺扎,恭敬頂禮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我興奮得都快暈了。上尊還求佛陀師父為他摸頂,我能不興奮嗎?哪有時間關心麥克風開了沒有。我也沒有把眾生放在心裏,否則我也應該關心麥克風的事。

罪過弟子犯下了無法挽回的罪業,心裏非常痛悔,實在太對不起大家。所以罪過佛弟子釋正祥真心誠意地向諸佛菩薩、世界佛教總部及大眾公開懺悔,致以最誠摯的道歉,祈求大家原諒,我今後一定更加努力服務大眾,利益眾生。

罪過佛弟子
釋正祥 至誠懺悔致歉
2019年3月11日

釋正學道歉文

2019年03月19日   維加斯新聞報

楊慧君特稿

                在大力王尊者堪千旺扎上尊在聖跡寺展示抓起千斤重攔殿金剛杵的第二天,即二零一九年三月七日,聖跡寺來了一位比上尊更高的“玉尊”,當著近兩百人展顯現量伏藏道行!

       藏密法分為兩大類,一是經書法本翻譯,為嘎瑪,二是伏藏取出為代瑪。代瑪又分為南藏北藏。而伏藏包括開藏,總稱伏藏法。伏藏法又分昔量伏藏和現量伏藏。伏藏師三字,在藏密中常見,藏密佛教徒幾乎人人皆知。昔量伏藏顧名思義,即佛陀或前輩祖師如釋迦牟尼佛、蓮花生大師等,將一些機緣尚未成熟或將招魔害暫時不宜傳世的佛法法本、法物秘密埋藏起來,待因緣成熟時,由後世祖師開掘出來傳法。伏藏共分兩大類,上部伏藏和下部伏藏,合稱併為南藏。而後來後藏的增郭吉登曲堅刻印了新的伏藏,稱為北藏。這些都不重要,無非匿藏經書聖物等,開藏才需聖量獲取。

       但是,昔量伏藏並非絕對需要聖證量,有時可依照記載或祖師留下的線索尋找,而且時隔久遠,加之末法時期的種種怪劣騙子假聖者等造作,那伏藏物到底是前輩祖師伏藏的還是凡夫充聖人自藏自取的騙局,誰也說不清。故佛菩薩為了預防以假充聖的邪惡騙師,規定取藏師本人必須舉行現量伏藏來證明自己開藏取寶的真實性。現量伏藏絕對不允許有線索記載可尋,儀式慎重中加嚴格,當場當眾從數百人或千萬人中抽籤定出十位伏藏者在眾人監管下伏藏,讓被關在另外一處的大聖師當場當眾開藏,沒有絲毫虛假能夠混入!佛史上,具現量伏藏道行的有蓮花生大師取佛陀講經,還有宗喀巴大師、瑪爾巴大師、無我母大師、杜松淺巴法王。連阿底峽尊者修現量伏藏法都曾失敗過兩次,可想此法所需聖量之高,非具有聖量者就能企及的。就是三段金釦上尊,可取昔量伏藏,也很難取出現量伏藏。八地到十地大菩薩都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取現量伏藏。唯有大摩訶薩才能確切地開藏無誤。能現量伏藏,意味著該伏藏大師的所有開藏取出的佛法、法器等必然真實無疑。故,凡未經現量伏藏證實的法,都是不準確的,統稱世俗佛法。因為世俗佛法必須還要經過勝義擇決才能確認是否為真伏藏勝義佛法或法器,但勝義擇決又必須是要大摩訶薩、等妙覺菩薩才能作的。

  現量伏藏的法本或法物,不是一件,而是十件,每件東西不同,其中真正的法本或法物只有一件,混雜在外表一模一樣的許多件當中,在眾目睽睽監看之下,由抽籤出來的十位伏藏者,到另外一間隱秘的房中,在開藏的巨圣德看不到的地方打包、隱藏,再拿出來伏藏。此時開藏巨圣師一口指出唯一的聖物在何處。

   三月七日這一天,女巨聖德“玉尊”來到聖跡寺大殿,拒絕現場一百七十多位法王、活佛、大法師等的供養,“玉尊”從法會開始到結束未發一語,她不要名利,不露聖顏,只為開藏,表正法在此地,普利眾生。四段金釦“玉尊”道行高深莫測。

   此次現量伏藏的聖物是“照妖鏡”,這是即便具有神通也沒有辦法現量取藏的。修法開始,照妖鏡與十面看起來一模一樣的普通小鏡子混在一起,現場抽籤選出的十位伏藏者,被隔絕在另一旁的觀音殿中,門口有人嚴守。“玉尊”與一百多人在另外一處所,與那十人相互隔開,無法通悉。十人在觀音殿內將十面小鏡子分別用十條一樣的白色哈達包裹起來,放在黑布袋子中,自然外形形體混亂,就是伏藏的十個人沒有一個人知道哪一面是照妖鏡,因為十面鏡子完全相同一模一樣,再加上哈達包裹,再放入黑布袋中,形體形象早已混亂沒有樣式。緊接著,十人隨意從布袋中拿出包著的鏡子分別伏藏,伏藏好後即刻返回觀音殿關起門來,就是這十個人也毫不知曉照妖鏡在何處,而“玉尊”毫不沾邊、從不接觸,竟然坐在另外的帳中很快便舉牌宣佈什麼地方有伏藏照妖鏡。此時原伏藏的佛弟子又從觀音殿出來,按照“玉尊”的預言法旨開藏見證。當開藏出來的鏡子呈放在聖跡寺大殿中央的油燈前一照時,十個伏藏者都驚呆了,果然是照妖鏡!一百多位佛弟子爭先恐後、興奮地圍聚在巴掌大的小鏡子跟前,照妖鏡里反映出的根本不是常識中的一盞燈,一聲接一聲的高喊迴蕩在大雄寶殿:“三盞!”“我看到五盞!”“四盞!”“八盞!”……有幾人看到邪惡相!然而,其它九面看起來與照妖鏡完全一樣的小鏡子,所有人都只能從中看到一盞燈,也沒有什麼邪惡相。伏藏開藏一共兩輪,”“玉尊””兩次都輕易地舉牌預言指定出真正的照妖鏡伏藏在何處!

   我是伏藏者之一,我必須說,太厲害了!如果不用油燈仔細鑒別,我們十個人試做,明擺著睜開大眼睛來分辨,也看不出哪一面是照妖鏡!十面鏡子一個模樣,都是水銀鏡子,不要說伏藏了,明擺在大家面前都選不出照妖鏡是哪一面!”“玉尊””完全不沾鏡子的邊,竟然知道伏藏的照妖鏡在哪裡,實在是佛國巨聖降人間!”

   我們特地去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對此說法,羌佛說:“什麼照妖鏡,不值分文,不能成就。這只不過是一個標記而已,是沒有意義的,學佛修行才重要!!!”

   我們記住了佛陀的教導,最重要的是學佛修行,管它什麼照妖鏡,那是成就不了人的。而現量伏藏的法義重點不是照妖鏡而是“玉尊”能從十個伏藏起來一模一樣的水銀鏡子中,準確地舉牌公告聖物所在處!那些在我們凡胎肉眼中沒有差別的鏡子,還伏藏起來了,但在“玉尊”的道行里,卻是無法藏匿!千萬不要小看那舉牌宣佈在何處有聖物的動作,試想一下,如果換作另外的大法王或者你我,我們敢宣佈嗎?我們敢瞎猜嗎?那可是要當眾打開來見真章的呀!這不是說大話、講開示、吹牛能解決的事啊!一當打開來不是聖物,怎麼下台?只會徹底完蛋,從此倒霉!所以,巨聖德與聖德之別,也就在這舉牌宣佈的瞬間,一翻兩瞪眼、黑白湛然!就是有神通的聖者,用天眼通能看破墻壁、穿過山石,看到的也是同樣的鏡子,根本分辨不了哪一面是照妖鏡,更況凡夫哪有道力沾得上現量伏藏?!

   修法一結束,現量伏藏必須的佛聖加持的稀世大寶丸也同時修成,大家十分感動,發心準備盡其一切供養大摩訶薩“玉尊”,怎奈“玉尊”一言不發,分文不收,飄然離眾,不見蹤影,留下的只有佛弟子們的感慨:“這世上號稱大法王、大法師、聖者大菩薩的人何其之多,有的名聲震天響,著書開示一大堆,空洞無道行,盡收供養為目的,可他們對真正的佛法不要說自己沒有,連見還沒見到過呢!這些所謂的名流大人物,到底有誰拿出了如“玉尊”一樣的佛法聖量?他們能實地修一場現量伏藏法,給求法若渴的眾生看一看,來證明自己掌有的傳承是真正的佛法嗎?!找不到一個真貨色啊!費人深思啊!

「拿杵上座」檢測真假聖者道行法會

一些信眾看到世界佛教正心會在報上的告示,詢問了聖蹟寺有關問題,為此,聖蹟寺特作出說明如下:

一、 懸賞聲明不是聖蹟寺作的,聖蹟寺不僅沒有這個資金用於懸賞,更重要的是,聖蹟寺是嚴格遵照佛陀的教誡來修行的一個寺廟,不會去做任何與人爭輸贏、比高低的事情。目前正心會所發的懸賞聲明是香港的金豔萍、徐蒞達兩位善信所作的,緣於當時他們親自加入了在聖蹟寺舉行的佛教內部為佛弟子舉行的體質體力的考核,他們見證了開初教尊的聖體質聖體力,為此,他們想看看人類的體質體力的實際狀況,了解實際情況,便出重金作了有法律公證的懸賞聲明,並委託聖蹟寺的釋正睿法師代表他們處理這件事情。由於拿杵上座的金剛杵是存放在聖蹟寺的,鑑於此聖蹟寺同意金豔萍、徐蒞達他們在聖蹟寺舉行懸賞拿杵上座。

二、 今天,聖蹟寺對開初教尊說到世界佛教正心會將在台灣舉行拿杵上座的事,開初教尊很嚴肅地說:“人生無常,修行的時間都不夠,如果還會隨外境所牽,那還修什麼行呢?修行就要修徹底。今天你們不提到劉子朋這個名字,我還沒有聽到過他,自然也不知道他是在做什麼,我修行差,一無智慧,二無道行。劉先生說得對,我本來就是一個老頭嘛,只要他高興,他想說什麼,就隨他說吧。若有人罵我、謗我,能給他換得幸福愉快,我會為他祝福。但是,妖魔要謗佛、謗法、謗僧,那就絕對不應該了。其實,我想230磅重的金剛杵,八九十歲的老年人拿得起的人有的是,我雖然修行一般,但自知年將90的人了,我不會把時間用在哪一個人對我的評長論短上。我的師父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社會上遭到妖孽們大肆瘋狂地誣衊誹謗,絲毫也動不了祂的心,十年都沒有拿出國際刑警的公函來證明祂的清白,這是世界上從來沒有聽聞過的至高無我的聖蹟!至少我在佛陀師父的身上也有點點體會吧,傷害他人、爭名奪利是跟我無緣的。”

三、 世界佛教正心會舉行拿杵上座的測試,是受金豔萍、徐蒞達的委託人釋正睿法師的委託,是為金豔萍、徐蒞達兩位善信的拿杵上座懸賞所作的事,世界佛教正心會不是跟誰比高低、爭輸贏,而是因為劉子朋身為佛教外行,卻大肆誹謗佛陀,詆毀佛法,為了踐踏開初教尊老人,不惜說大話、假話,由於金剛槓是聖蹟寺的,因此本寺同意將我們佛教內部測試佛弟子體質體力的拿杵上座金剛槓,提供給金豔萍、徐蒞達他們懸賞測試使用,讓大家實際了解情況。只是在台灣的世界佛教正心會的個別工作人員把性質搞錯了,出現了偏錯的告示,現特地說明。但是,拿杵上座對鑑別超凡的體質體力,是絕對正確的。

Facebook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