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義雲高大師「彩墨畫《大力王尊者》」相關新聞綜合報導

點閱: 804

如果能有幸前往美國洛杉磯H.H.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不收門票即可由現場導覽人員為您解說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藝術創作,展館內有韻雕藝術、書法、水墨畫、彩墨畫、以及西畫油畫的創作,甚至在小米粒上彫刻一幅偉大的畫作,現場可藉助提供之放大鏡仔細觀看,驚嘆連連!館內之彫刻作品無人能複製,若能將韻雕作品『一柱擎天』或『神秘石霧』複製出來,藝術館提供一千兩百萬美元獎金。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記實一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家尊敬的義雲高大師、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領袖或攝政王、大活佛行文認證,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稱“南無釋迦牟尼佛”了,所以,我們現在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稱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義雲高”和大師、總持大法王的尊稱已經不存在了。但是,這個新聞是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未公佈之前刊登的,那時人們還不瞭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為了尊重歷史的真實,我們在新聞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稱號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經不存在了。

各報新聞如下:

甄藏秋拍26日拍板定案 義雲高作品再次最高價成交

記者:林婷  2000/11/26 19:35  台北報導

  繼今年五月以美金212萬拍出義雲高大師的《威震-群獅圖》後,甄藏國際藝術2000年秋季的拍賣會於11月26日舉行,再創盛況。   本次拍品中所拍出的最高價作品仍是大師義雲高的作品,彩墨畫《大力王尊者》以7375萬元落槌成交。以第2高價拍出的是一件佛教經典作品  ,即密宗法王阿王諾布帕母的著作《子必依論》,為全世界唯一以黃金箔所製作的精裝典籍,拍得1556萬元。

YAHOO! 雅虎台灣新聞

甄藏秋拍26日拍板定案

義雲高作品再次最高價成交

11月26日星期日 6:53

繼今年5月以美金212萬拍出義雲高大師的《威震─ ─群獅圖》後,甄藏國際藝術2000年秋季的拍賣會於11月26日舉行,再創盛況。

本次拍品中所拍出的最高價作品仍是大師義雲高的作品,彩墨畫《大力王尊者》以7375萬元落槌成交。以第2高價拍出的是一件佛教經典作品,即密宗法王阿王諾布帕母的著作《子必依論》,為全世界唯一以黃金箔所製作的精裝典籍,拍得1556萬元。

#義雲高 #义云高

Facebook 留言

10 則留言

  1. […] 這個世界上,釋迦世尊的三藏教法原本是無上圓滿的如來真諦,但可惜我們未逢世尊親說正法,僅就我們現在所學到的三藏經文而言,如前所述,因羅漢們的記錄失誤或見地偏差,不能說這些經文都是圓滿無漏如來真諦。比如我曾經在《想因果,想眾生》一文中講過一個關於三藏法師的公案,該公案出自《百業經》,但實際上它有錯謬,當然不是佛陀出錯,而錯在五百羅漢的記錄,錯在羅漢們對佛陀所講的因果道理未能理解透徹。我在引用這一段的時候,一則鑒於只欲取三藏法師罪因惡果之例以為行人警戒並不涉及其他,二則畢竟佛經原本就是如此記錄,冒然更改必定需要充分具體的解釋,反而打亂了我所要談的主題故而依舊採用原來的說法。那麽它的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公案中,眾比丘問:「世尊,這眾生(指因犯惡罪而墮落變旁生大蟲的三藏法師)到何時才得解脫?」世尊曰:「牠將在賢劫五百位佛出世後才得解脫。」這樣記載的世尊的回答並不符合佛說因果律的真實狀況。為什麽?因為如果照這個說法,三藏法師往後若干劫繼續受苦已成定局,沒有絲毫更改的可能,那就是說無論三藏法師此刻發什麽樣的心,生大懺悔心也好,發真修行心也好,甚至發真實大菩提心,即便他將自己的心境轉變得完全符合佛陀教戒的標準,也是沒有用的,都不能改變他在既定的時間受既定的苦報,這就意味着,修行無用,因為他修不修行結局都是一樣。換個例子來說,如果一個人將於八十年後成為天人,這個結果如果是死的,無可更改的,他日行一善、克己利人將要在那個時候成仙,他殺人放火、打家劫捨也要在那個時候成仙,那麽,宣揚行善的作用在哪裡?同理,如果修行無用,學佛的作用在哪裡?那眾生還有皈依學佛的必要嗎?這樣的說法絕不是佛法正理,更不可能出自於圓滿佛陀釋迦世尊之口。十數年前,我曾聽聞三世多杰羌佛講法,在講到類似「三藏法師」的佛經公案時,常聽羌佛老人家加一句:「爾時因果所數」,這是經書原文中沒有的,甚為不解。後終得機會請教羌佛其中深意,羌佛慈悲告知,這句話是世尊當年講法時有,而後來五百羅漢集結時漏掉的,意思是,佛陀觀照到的該眾生原本應有的因果業報狀況。爾時,就是那時,當時,是當時原本應有,而不是絕對不變定有。加上這一句「爾時因果所數」,就表示佛陀現在說的只代表新因還未種下時的原來狀態,不代表以後,以後該眾生若發真修行心並如法行持,其原有之惡果將隨其新種下的善因而變更或推移遠離。如果沒有這一句「爾時因果所數」,因果就成為一成不變的死局,修行就沒有用了,這不是事實,更不是世尊原意,釋迦佛陀的法義是絕對圓滿無漏的,錯在羅漢們未領會真意。種因結果雖是個不滅定律,但業果的顯報狀態,以及什麽時間顯報,這並不是不可更改的,修學佛法的目的,就是通過修行積累善業功德,讓它先行佔據報位,讓善功德將行者護持起來直至成就脫離輪迴,讓惡果一直沒有機會沒有位置顯現,所謂「善業築壁」正是這個道理。儘管五百羅漢犯了這個錯誤,但世尊觀照眾生因緣未熟,只能享受到那樣程度的法義,故一直未作安排更正。 […]

  2. […] 這個世界上,釋迦世尊的三藏教法原本是無上圓滿的如來真諦,但可惜我們未逢世尊親說正法,僅就我們現在所學到的三藏經文而言,如前所述,因羅漢們的記錄失誤或見地偏差,不能說這些經文都是圓滿無漏如來真諦。比如我曾經在《想因果,想眾生》一文中講過一個關於三藏法師的公案,該公案出自《百業經》,但實際上它有錯謬,當然不是佛陀出錯,而錯在五百羅漢的記錄,錯在羅漢們對佛陀所講的因果道理未能理解透徹。我在引用這一段的時候,一則鑒於只欲取三藏法師罪因惡果之例以為行人警戒並不涉及其他,二則畢竟佛經原本就是如此記錄,冒然更改必定需要充分具體的解釋,反而打亂了我所要談的主題故而依舊採用原來的說法。那麽它的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公案中,眾比丘問:「世尊,這眾生(指因犯惡罪而墮落變旁生大蟲的三藏法師)到何時才得解脫?」世尊曰:「牠將在賢劫五百位佛出世後才得解脫。」這樣記載的世尊的回答並不符合佛說因果律的真實狀況。為什麽?因為如果照這個說法,三藏法師往後若干劫繼續受苦已成定局,沒有絲毫更改的可能,那就是說無論三藏法師此刻發什麽樣的心,生大懺悔心也好,發真修行心也好,甚至發真實大菩提心,即便他將自己的心境轉變得完全符合佛陀教戒的標準,也是沒有用的,都不能改變他在既定的時間受既定的苦報,這就意味着,修行無用,因為他修不修行結局都是一樣。換個例子來說,如果一個人將於八十年後成為天人,這個結果如果是死的,無可更改的,他日行一善、克己利人將要在那個時候成仙,他殺人放火、打家劫捨也要在那個時候成仙,那麽,宣揚行善的作用在哪裡?同理,如果修行無用,學佛的作用在哪裡?那眾生還有皈依學佛的必要嗎?這樣的說法絕不是佛法正理,更不可能出自於圓滿佛陀釋迦世尊之口。十數年前,我曾聽聞三世多杰羌佛講法,在講到類似「三藏法師」的佛經公案時,常聽羌佛老人家加一句:「爾時因果所數」,這是經書原文中沒有的,甚為不解。後終得機會請教羌佛其中深意,羌佛慈悲告知,這句話是世尊當年講法時有,而後來五百羅漢集結時漏掉的,意思是,佛陀觀照到的該眾生原本應有的因果業報狀況。爾時,就是那時,當時,是當時原本應有,而不是絕對不變定有。加上這一句「爾時因果所數」,就表示佛陀現在說的只代表新因還未種下時的原來狀態,不代表以後,以後該眾生若發真修行心並如法行持,其原有之惡果將隨其新種下的善因而變更或推移遠離。如果沒有這一句「爾時因果所數」,因果就成為一成不變的死局,修行就沒有用了,這不是事實,更不是世尊原意,釋迦佛陀的法義是絕對圓滿無漏的,錯在羅漢們未領會真意。種因結果雖是個不滅定律,但業果的顯報狀態,以及什麽時間顯報,這並不是不可更改的,修學佛法的目的,就是通過修行積累善業功德,讓它先行佔據報位,讓善功德將行者護持起來直至成就脫離輪迴,讓惡果一直沒有機會沒有位置顯現,所謂「善業築壁」正是這個道理。儘管五百羅漢犯了這個錯誤,但世尊觀照眾生因緣未熟,只能享受到那樣程度的法義,故一直未作安排更正。 […]

  3. […] 這個世界上,釋迦世尊的三藏教法原本是無上圓滿的如來真諦,但可惜我們未逢世尊親說正法,僅就我們現在所學到的三藏經文而言,如前所述,因羅漢們的記錄失誤或見地偏差,不能說這些經文都是圓滿無漏如來真諦。比如我曾經在《想因果,想眾生》一文中講過一個關於三藏法師的公案,該公案出自《百業經》,但實際上它有錯謬,當然不是佛陀出錯,而錯在五百羅漢的記錄,錯在羅漢們對佛陀所講的因果道理未能理解透徹。我在引用這一段的時候,一則鑒於只欲取三藏法師罪因惡果之例以為行人警戒並不涉及其他,二則畢竟佛經原本就是如此記錄,冒然更改必定需要充分具體的解釋,反而打亂了我所要談的主題故而依舊採用原來的說法。那麽它的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公案中,眾比丘問:「世尊,這眾生(指因犯惡罪而墮落變旁生大蟲的三藏法師)到何時才得解脫?」世尊曰:「牠將在賢劫五百位佛出世後才得解脫。」這樣記載的世尊的回答並不符合佛說因果律的真實狀況。為什麽?因為如果照這個說法,三藏法師往後若干劫繼續受苦已成定局,沒有絲毫更改的可能,那就是說無論三藏法師此刻發什麽樣的心,生大懺悔心也好,發真修行心也好,甚至發真實大菩提心,即便他將自己的心境轉變得完全符合佛陀教戒的標準,也是沒有用的,都不能改變他在既定的時間受既定的苦報,這就意味着,修行無用,因為他修不修行結局都是一樣。換個例子來說,如果一個人將於八十年後成為天人,這個結果如果是死的,無可更改的,他日行一善、克己利人將要在那個時候成仙,他殺人放火、打家劫捨也要在那個時候成仙,那麽,宣揚行善的作用在哪裡?同理,如果修行無用,學佛的作用在哪裡?那眾生還有皈依學佛的必要嗎?這樣的說法絕不是佛法正理,更不可能出自於圓滿佛陀釋迦世尊之口。十數年前,我曾聽聞三世多杰羌佛講法,在講到類似「三藏法師」的佛經公案時,常聽羌佛老人家加一句:「爾時因果所數」,這是經書原文中沒有的,甚為不解。後終得機會請教羌佛其中深意,羌佛慈悲告知,這句話是世尊當年講法時有,而後來五百羅漢集結時漏掉的,意思是,佛陀觀照到的該眾生原本應有的因果業報狀況。爾時,就是那時,當時,是當時原本應有,而不是絕對不變定有。加上這一句「爾時因果所數」,就表示佛陀現在說的只代表新因還未種下時的原來狀態,不代表以後,以後該眾生若發真修行心並如法行持,其原有之惡果將隨其新種下的善因而變更或推移遠離。如果沒有這一句「爾時因果所數」,因果就成為一成不變的死局,修行就沒有用了,這不是事實,更不是世尊原意,釋迦佛陀的法義是絕對圓滿無漏的,錯在羅漢們未領會真意。種因結果雖是個不滅定律,但業果的顯報狀態,以及什麽時間顯報,這並不是不可更改的,修學佛法的目的,就是通過修行積累善業功德,讓它先行佔據報位,讓善功德將行者護持起來直至成就脫離輪迴,讓惡果一直沒有機會沒有位置顯現,所謂「善業築壁」正是這個道理。儘管五百羅漢犯了這個錯誤,但世尊觀照眾生因緣未熟,只能享受到那樣程度的法義,故一直未作安排更正。 […]

  4. […] 這個世界上,釋迦世尊的三藏教法原本是無上圓滿的如來真諦,但可惜我們未逢世尊親說正法,僅就我們現在所學到的三藏經文而言,如前所述,因羅漢們的記錄失誤或見地偏差,不能說這些經文都是圓滿無漏如來真諦。比如我曾經在《想因果,想眾生》一文中講過一個關於三藏法師的公案,該公案出自《百業經》,但實際上它有錯謬,當然不是佛陀出錯,而錯在五百羅漢的記錄,錯在羅漢們對佛陀所講的因果道理未能理解透徹。我在引用這一段的時候,一則鑒於只欲取三藏法師罪因惡果之例以為行人警戒並不涉及其他,二則畢竟佛經原本就是如此記錄,冒然更改必定需要充分具體的解釋,反而打亂了我所要談的主題故而依舊採用原來的說法。那麽它的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公案中,眾比丘問:「世尊,這眾生(指因犯惡罪而墮落變旁生大蟲的三藏法師)到何時才得解脫?」世尊曰:「牠將在賢劫五百位佛出世後才得解脫。」這樣記載的世尊的回答並不符合佛說因果律的真實狀況。為什麽?因為如果照這個說法,三藏法師往後若干劫繼續受苦已成定局,沒有絲毫更改的可能,那就是說無論三藏法師此刻發什麽樣的心,生大懺悔心也好,發真修行心也好,甚至發真實大菩提心,即便他將自己的心境轉變得完全符合佛陀教戒的標準,也是沒有用的,都不能改變他在既定的時間受既定的苦報,這就意味着,修行無用,因為他修不修行結局都是一樣。換個例子來說,如果一個人將於八十年後成為天人,這個結果如果是死的,無可更改的,他日行一善、克己利人將要在那個時候成仙,他殺人放火、打家劫捨也要在那個時候成仙,那麽,宣揚行善的作用在哪裡?同理,如果修行無用,學佛的作用在哪裡?那眾生還有皈依學佛的必要嗎?這樣的說法絕不是佛法正理,更不可能出自於圓滿佛陀釋迦世尊之口。十數年前,我曾聽聞三世多杰羌佛講法,在講到類似「三藏法師」的佛經公案時,常聽羌佛老人家加一句:「爾時因果所數」,這是經書原文中沒有的,甚為不解。後終得機會請教羌佛其中深意,羌佛慈悲告知,這句話是世尊當年講法時有,而後來五百羅漢集結時漏掉的,意思是,佛陀觀照到的該眾生原本應有的因果業報狀況。爾時,就是那時,當時,是當時原本應有,而不是絕對不變定有。加上這一句「爾時因果所數」,就表示佛陀現在說的只代表新因還未種下時的原來狀態,不代表以後,以後該眾生若發真修行心並如法行持,其原有之惡果將隨其新種下的善因而變更或推移遠離。如果沒有這一句「爾時因果所數」,因果就成為一成不變的死局,修行就沒有用了,這不是事實,更不是世尊原意,釋迦佛陀的法義是絕對圓滿無漏的,錯在羅漢們未領會真意。種因結果雖是個不滅定律,但業果的顯報狀態,以及什麽時間顯報,這並不是不可更改的,修學佛法的目的,就是通過修行積累善業功德,讓它先行佔據報位,讓善功德將行者護持起來直至成就脫離輪迴,讓惡果一直沒有機會沒有位置顯現,所謂「善業築壁」正是這個道理。儘管五百羅漢犯了這個錯誤,但世尊觀照眾生因緣未熟,只能享受到那樣程度的法義,故一直未作安排更正。 […]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