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多杰羌佛弟子隆慧法師接受美國華語電視周濼專訪揭露薩迦天津說假話的真相

點閱: 21

美國38頻道播放薩迦天津說假話的真相公開,隆慧法師於華藏寺莊嚴大雄寶殿接受主持人周濼女士的專訪,出示薩迦天津寫過認證書及中文翻譯,並且與眾僧尼誦『心經』三遍,正式修法,作了莊嚴的發誓,並發下誓言以證明所言實不虛。並有代薩迦天津為第三世多杰羌佛所寫的認證書轉交予佛教僧尼總會之當事人土登•更桑仁卓仁波且在佛萻薩前說明經過及發誓所言不虛及恆性嘉措仁波且親自詢問薩迦天津是否寫過認證書及經蒙藏委員會之高官對此事所為瞭解真相之影片。

札西德勒俊麥白瑪多傑仁波且手執證明書
札西德勒俊麥白瑪多傑仁波切蓋有手印的證明書
隆慧法師手執親筆及蓋手印的證明
隆慧法師親筆及手印的發誓證明

隆慧法師的發誓證明繕打

我的發誓證明    

薩迦天津給H. H.第三世多杰羌佛寫的認證書是2006年12月他本人在尼泊爾的達拉親自交給協慶寺大活佛俊麥白瑪多傑仁波且,託人送到美國國際佛教僧尼總會交給我的。由於薩迦天津不承認是他寫的,但俊麥白瑪多傑還寫了證明說是薩迦天津親自交給他轉交的,為了證明事實的真相,在台灣,我們幾次公開發信給薩迦天津,最後一封信是通過法院寫存證信函給薩迦天津,讓薩迦天津和我們到寺廟平等公開發誓賭咒以及在法院用科技儀器鑑定。想不到的是,薩迦天津不敢到寺廟發誓,也不敢通過法院鑑定,竟然跑掉了。    

為了表明我的心跡、我的話是真的,證明誰在說假話、誰在騙人,薩迦天津雖然跑了,但我單方還是在舊金山華藏寺大雄寶殿,正式修法作了莊嚴的發誓,華語電視第三十八台向社會作了實況報導。請見附件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給薩迦天津寫信和報上聲明的情況。    以上我所說的都是事實,如果有一句妄語,我自然會承受惡報,墮金剛地獄,受盡無量痛苦,永不得解脫! 

證明人:釋隆慧
2015年2月25日

恆性嘉措仁波切手執親筆及蓋有手印的發誓證明
恆性嘉措仁波切親筆及手印的發誓證明

恆性嘉措仁波且的發誓證明繕打

恆性嘉措仁波且的發誓證明    

關於薩迦天津不承認他自己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寫過認證一事,薩迦天津完全在說假話。薩迦天津來台灣的時候,我親自去見了他,問他有沒有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寫過認證,他回答說:2006年他整年一直都在印度,沒有出過國,沒有寫過。我當時感到奇怪,寫認證書跟他有沒有出國有什麼關係呢?後來我才了解到薩迦天津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認證書2006年在尼泊爾寫的,我又沒有問他是否出過國,真是不打自招。    

當時我為這個事很苦惱,我的一位朋友是蒙藏委員會的高官,我把此事告訴了他,他說薩迦天津法王是他的多年的朋友,他幫我去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幾天后,這位朋友告訴我說,薩迦天津對他講:「我是寫了這個認證書,但是××喇嘛喊我不要承認。我跟××喇嘛是幾十年的老朋友了,我如果承認了,就撕破臉了。請你轉告第三世多杰羌佛那邊,他們就不要宣傳這個事了,我這邊也不說了,我們雙方採取冷處理。」    

我是一個仁波且,為學佛成就,了生脫死,五十九歲那年發心環台灣全島一千多公里,一步一大禮拜拜佛拜度母,我深知不能說半點假話,而把我一生的功德付諸流水造罪業,所以我現在對諸佛菩薩、對天發誓:以上我所寫的全都是事實,如果有一點假的,不僅我今生不得成就,遭無窮痛苦惡報,而且墮無間地獄永遠不得超生。

恆性嘉措
2015年2月12日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公開在報上刊登的聲明

我們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為什麼要將寫給薩迦天津法王這三封信以廣告的形式公諸於眾呢?原因是:我會是真實的、光明的、無私的,為利益眾生而求實,我會給薩迦天津法王寄去了這三封信,其中第三封信是正式通過法院以存證信函的方式寄給了薩迦天津法王。但是直到今天,對我會的三封信,法王本人一封都沒有回答我會,而他的弟子卻又在社會上造謠,違背釋迦牟尼佛的教誡,打妄語、說假話,他們宣稱:薩迦天津法王說沒有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做過認證。其實這件事法王到今天也沒有親自講過沒有認證過的事,包括我們通過存證信函寄給法王求證,法王也不回答。我們寫信的目的只有一個:是無私地確保眾生的利益,為求一個答案,法王寫信的真與假,讓大眾知道薩迦天津法王是寫過認證書還是沒有寫過。但是,薩迦天津法王已經於二〇一二年七月十八日收到法院寄出的存證信函,這是我們最後的一封信函,可是法王照常不回函。    

我們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光明磊落,毫無私心雜念,已經做到仁至義盡,如果薩迦天津法王說沒有寫過,就請法王留在台灣,只要半天的時間,我們與法王到寺廟共同對等發誓,法王可不要不敢發誓而自己就離開了,是真是假以公正聖潔來面對諸佛菩薩,如果發生不承認寫過而又離開台灣的狀況,就說明了事實:法王是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寫過認證書,因此不敢面對事實在佛菩薩面前來發誓。發誓的過程將全程錄相,公佈於全世界,讓世人來鑑別評判,誰說真話,誰說假話!這發誓是一個原則問題,不是是非問題,一切皆是為利眾生!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將以下三封信登於報上的說明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給薩迦天津的第一封信的中文翻譯

尊敬的薩迦天津法王,法安!    

今天,我們作為一個國際性的佛教機構,目前有一萬多個寺廟、協會、聞法中心等機構,我們的所有人員都是佛弟子,所以,我們知道法王的時間是寶貴的,法王的時間是用於講經說法。但是,此事不僅涉及到國家法律,更重要的是世界上無數眾生的慧命都係於此,因此,我們希望,同時也相信,為了眾生的緣故,法王能給予及時的回覆。    

法王在二〇〇六年十二月給第三世多杰羌佛所寫的認證書,是經白多仁波且轉給更桑仁卓仁波且,由更桑仁卓仁波且轉交給我會,第三世多杰羌佛沒有參與此事。後來,這份認證書由我會提供出來登載在《多杰羌佛第三世》一書上。這本是一件利益眾生的善舉,但是,隨著卻風波不斷,開始是法王的個別弟子否認法王寫了此認證書,接著則是一個叫楚稱曲培的堪布在網路上發消息說是他自己寫的這份認證書,其實,第三世多杰羌佛和我們都不認識楚稱曲培堪布此人。而到目前為止,則是由於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的惡意誹謗,台灣的很多團體已經將該基金會分別告上了刑事和民事法庭。當然,目前原告認為法王您寫了這份認證書,並沒有見到您親自打妄語否認,所以沒有告您。    

這份認證書到底是不是法王本人親自做的認證並簽署,是否是您親自交給俊麥白瑪多傑仁波且的,法王自己比誰都清楚,因為鑑於認證書交接的當天不是一個人,而是若干人在場,我們也有鐵的證據,國際佛教僧尼總會也早在二〇〇八年就已經公開聲明整個事情的經過,而法王沒有表態。而今天,我們在此所要請求法王的就是,請法王正式給我們國際佛教僧尼總會,也給所有眾生一個明確的答覆:法王認證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認證書是不是法王親自簽署、蓋印並親自交給白多仁波且的?    如果法王的答案是肯定的,那很簡單,一切非議便煙消雲散,法庭會很快得出結論。
如果法王的答案是否定的,那還是很簡單,一切要回歸到佛法和法律這兩個途徑,必須鑑定法王留在認證書和信封上的手印,包括人證以及其它等,以科學化驗,如果是法王簽署的而不承認,這就比凡夫都不如,薩迦派的領袖和佛法將在法王手中染污。    

第一,其實要認定這份認證書是真是假,這件事很容易辦到。我們明信因果,把善報和惡報交給諸佛菩薩、一切護法,所有涉及事件的各方,按照佛教的規矩,由僧眾們修法後,當場發誓,統一發誓內容,平等對待:任何一個人,如果說假話、發的誓是假的,則其本人和其家人必遭惡報墮無間地獄,不得超生;如果說的是真話、發的誓是真的,則其本人和其家人得大福報、大解脫。所有發誓內容和發誓過程,全程錄影並在國際媒體公開,讓所有人都成為這個因果的見證者。如果有人不敢發誓,則充分說明那個不敢發誓的人就是在說假話、是騙子。其實,第三世多杰羌佛已經公開發了誓,登在報上了,但祂說任何時候祂可以再發誓。    

第二,我會保存有法王所簽字蓋章的認證書原文以及當時的信封,現代的高科技手段完全能夠鑒定出這份認證書是出自誰的筆跡,是法王親自寫、簽字,還是他人代筆,還有,是哪裡的紙張、所用的印泥以及上面是否有法王的指紋及哪些人的指紋等等,那個時候就會真相大白,法庭會告訴世人,這份認證書是法王所做的認證還是楚稱曲培偽造的。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今天給法王寫信的目的,不是跟誰爭高低輸贏,更不是威脅哪一個人,而是法庭必須給法律訴訟的當事人以及社會公眾一個公道,所以,無論事情如何發展,最終當事的各方都必須面對法庭、面對事實,真相必須大白,必須接受法律的審判。而更重要的,在這個末法時代,佛教僧團內部魚龍混雜、一些人喪失道德倫理的時候,我們必須將事實真相公諸於世,讓眾生的慧命不致因少數混進佛教的妖人的行為而遭到摧殘,讓人們的善根不致因少數人的不淨言行、弄虛作假而遭到毀壞,因此,敬請法王站在釋迦牟尼佛教誡、不打妄語的立場,給我會一個正確的回答。於百忙之中打擾,再次表示感謝。    

致禮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主席 釋隆慧(簽字)
二〇一二年五月一日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給薩迦天津的第二封信的中文翻譯

尊敬的薩迦天津法王,法安!    

早在今年的五月一日,我們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已經給法王寫過一封信了,分別用Email發到dolmaphodrang@paldensakya.org.in,sakyacentrekpg@rediffmail.com,shrisakya@yahoo.co.in,以及sakyanunnery_office@yahoo.com,信件正本用Fedex寄到Sakya Dolma Phodrang at 192 Rajpur Road, P.O. Rajpur 248009, Dehradun, U.K. INDIA。但遺憾的是,直到今天,我們仍然沒有收到法王的任何回信。正如在上封信裡我們所說過的,此事不僅涉及到國家法律,更重要的是世界上無數眾生的慧命都係於此,因此,我們希望,法王再忙,但為了眾生,法王從菩提心出發,都應該給我們一個明確的回覆。    如果法王實在沒有時間回覆我們的信,那我們將於二〇一二年六月十二日在台北等待法王的到來,我們的律師會通過法律程序採證後交給法庭,如果法王說假話,後果就只有法王承擔了。因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惡意誣衊和誹謗第三世多杰羌佛,已被我會成員告上法庭,目前已經有二百六十件刑事和民事案件,法王是這些案件的重要證人,因為法王是直接寫認證書的人。同時,我們也會與法王在台灣的寺廟裡舉行平等發誓,寺廟可以由法王選定,但是發誓內容必須如上一封信的內容,必須公開、平等、真實,全過程錄像並公諸於世,不敢發誓者就是騙子!並且,如果我們沒有在六月十二日前收到法王的回覆答案,我們會將這兩封信公開上網。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已經給予法王足夠的尊敬,但是,為了無數眾生的根本利益,我們必須要將法王給第三世多杰羌佛寫認證書一事弄個水落石出,給法庭、社會大眾和所有眾生一個明確的交代—我們國際佛教僧尼總會收到法王寫給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認證書是否由法王所為,這裡沒有任何退步,因為沒有任何人可以逃過因果的審判,這也是我們今天再次給法王寫信的原因所在。    

致禮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主席 釋隆慧(簽字)
二〇一二年六月三日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給薩迦天津的第三封信的中文翻譯

尊敬的薩迦天津法王,法安!    

早在今年的五月一日和六月三日,我們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已經給法王寫過兩封信了,信件副本分別用Email發到dolmaphodrang@paldensakya.org.in處、sakyacentrekpg@rediffmail.com處、shrisakya@yahoo.co.in處以及sakyanunnery_office@yahoo.com處,而信件正本則用Fedex寄到Sakya Dolma Phodrang,其地址為192 Rajpur Road, P.O. Rajpur 248009, Dehradun,U.K.INDIA。六月十二日法王赴台時,我會駐台的兩百多個機構、兩千多主要負責人員還赴機場歡迎法王。所有這些的目的,只有兩點:一點是真誠歡迎法王;二點是為大眾的利益,藉此接機,求得法王講出真話、實話,免除人們正在痛苦煩惱中的不安。如果法王是聖者,就不會打妄語說假話,若沒有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寫過認證書,就會在看到這些感謝的大幅橫標時,一定公眾說沒有寫過。若寫過,雖然達賴命令法王不要承認,但至少不會公開反對,會默認。我們所做的都是希望法王為了不讓眾生煩惱而說一句實話:法王到底有沒有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寫認證書?    

但遺憾的是,法王默認了,您的弟子卻照常誹謗。為此,我們不得不請律師寄上存證信函,因為正如在五月一日和六月三日的兩封信裡我們所說過的,此事不僅涉及到國家法律,更重要的是世界上無數眾生正為此煩惱不已,為了讓眾生不再煩惱,法王從菩提心出發,都應該有一個明確的答覆。    

我們之所以一次、兩次、三次給法王寫信,並不是要求法王說寫過這封認證書,而是要求法王公開說一句實話:寫過認證書或沒有寫過認證書,說實話的目的就是為了讓無數眾生解除煩惱!因為是我們國際佛教僧尼總會收到的認證書,也收到了從法王手中親自拿到認證書的當事人的證據和錄影帶,他是從法王手裡接過認證書的人,他證明是法王作的認證。法王就是親自把認證書交給他的,而不是交給楚稱曲培的,並且有旁證在現場看到,他們在證明上發了重誓的,因此,這份認證書並不是楚稱曲培偽造的。到底這份認證書是法王作的,還是楚稱曲培偽造的,這個事情必須要弄清楚,這是真正地對眾生負責、真正地不讓眾生煩惱!在這個問題上,不能錯因果!    

正如我們在第一封信裡所說的,如果法王的答案是肯定的,法王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寫過認證書,那很簡單,一切非議便煙消雲散。如果法王的答案是否定的,那還是很簡單,一切要回歸到佛法和法律這兩個途徑,必須鑑定法王留在認證書和信封上的手印,包括人證以及其它等,以科學化驗,如果是法王所為的而不承認,這就比凡夫都不如,薩迦派的領袖和佛法將在法王手中染污。如果事實證明不是法王寫的,而是楚稱曲培或寫證據的那幾位偽造的,人們也就弄清了真假,查出真正的騙子是誰,以免眾生上當受騙。    

第一,其實要認定這份認證書是真是假,這件事很容易辦到。我們明信因果,把善報和惡報交給諸佛菩薩、一切護法,所有涉及事件的各方,按照佛教的規矩,由僧眾們修法後,當場發誓,統一發誓內容,平等對待:任何一個人,如果說假話、發的誓是假的,則其本人和其家人必遭惡報墮無間地獄,不得超生;如果說的是真話、發的誓是真的,則其本人和其家人得大福報、大解脫。所有發誓內容和發誓過程,全程錄影並在國際媒體公開,讓所有人都成為這個因果的見證者。如果哪一個人不敢發誓,則充分說明那個不敢發誓的人就是在說假話、是騙子。其實,第三世多杰羌佛已經公開發了誓,登在報上了,但祂說任何時候祂可以再發誓。    

第二,我會保存有法王所簽字蓋章的認證書原文以及當時的其它證據和證人的證明,現代的高科技手段完全能夠鑒定出這份認證書是出自誰的筆跡,是法王親自寫、簽字,還是他人代筆,還有,是哪裡的紙張、所用的印泥以及上面是否有法王的指紋及哪些人的指紋等等,那個時候就會真相大白,法庭會告訴世人,這份認證書是法王所做的認證還是楚稱曲培偽造的,或是從法王手中接下認證書的人是在騙人。    

我們再次重申: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為了無數眾生的根本利益,已經給予法王足夠的尊敬,但是,我們必須要將法王給第三世多杰羌佛寫認證書一事弄個水落石出,給法庭、社會大眾和所有眾生一個明確的交代—我們國際佛教僧尼總會收到法王寫給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認證書是否由法王所為,是誰在作假?這裡沒有任何退步,因為沒有任何人可以逃過因果的審判,這也是我們今天第三次給法王寫信的原因,目的在於給大眾一個交待,誰是凡夫騙子,是法王你、還是楚稱曲培、或是我們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大家平等來接受事實的檢驗。可是,法王不敢回我們的信來答复是與不是,也不敢通過法庭查證審判,更不敢到寺廟舉行共同發誓,只是默認來面對。可是最近法王的弟子大肆在網上造謠說假話,迷惑人們,這真相不大白,大家就會痛苦煩惱,請法王諒解,為了眾生不要煩惱、痛苦,講一句實話吧!法王一定要明白,這一事實早遲都會真相大白的。    

致禮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
二〇一二年七月一日

Facebook 留言

Related Pos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