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高官為什麼拜義雲高大師(H.H.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

點閱: 297

This delightful painting style is lively yet natural, producing a dynamic and fascinating effect from scattered ink.

Cat of Unique Charm (靈猫)
Cat of Unique Charm (靈猫)

MENLONG (朦朧派)

Realism and non-realism are combined to capture the image of the subject portrayed, resulting in a seeming likeness but actual non-likeness of the subject. Brush strokes and color application produce a strong fanciful look to these paintings, a lovely, hazy look in which the real and the surreal mingle.

Wintry Branches in the North (北上冬枝)
Wintry Branches in the North (北上冬枝)

YOUSI (游絲派)

Mostly applied in figure painting, this technique uses gossamer-like fine lines to form the contours of the subject.

Monk Jigong(濟公活佛)
Monk Jigong(濟公活佛)

FANJUAN (繁卷派)

Numerous strokes of the brush reveal an air of scholarliness. Although a myriad of brush strokes is applied, there is no sense of disorder; rather, artistic talent based on profound and extensive knowledge is expressed.

Ferrying the Xia River
Ferrying the Xia River

POMO XIANTIAO XIEZHEN (潑墨微韻派)

The splash-ink technique is merged with the center brush-tip technique to create realistic paintings of landscapes.

Dragon Pond in Peach Blossom Mountain Village (桃花山莊之龍潭湖)
Dragon Pond in Peach Blossom Mountain Village (桃花山莊之龍潭湖)

WEIYIN (微印派)

Theses impressionist paintings have reached such a high level that if any small portion of the full painting were isolated, it would be an exquisite impressionist painting in and of itself. These paintings express a dreamy, illusory state, and any small part of them can be enlarged to form its own beautiful, aesthetically enjoyable painting.

Beyond Craftsmanship (匠心超越)
Beyond Craftsmanship (匠心超越)

義雲高大師(H.H.第三世多杰羌佛)經四十八國及地區有關學術機構的五千六百一十二位專家學者認定的“特級國際大師”元首級榮位,應奧林匹克基金會董事長吳經國先生與雲慈正覺會會長喜饒根登之邀請,率領藝術團一行八人,於1995年5月7日下午三時抵達台灣桃園(中正)國際機場。義雲高大師(H.H.第三世多杰羌佛)繪畫藝術展,5月1217日於臺北國父紀念館舉行,受到各界人士熱烈回響。與此同時,多位官員拜義雲高大師(H.H.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記實一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家尊敬的義雲高大師、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領袖或攝政王、大活佛行文認證,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稱“南無釋迦牟尼佛”了,所以,我們現在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稱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義雲高”和大師、總持大法王的尊稱已經不存在了。但是,這個新聞是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未公佈之前刊登的,那時人們還不瞭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為了尊重歷史的真實,我們在新聞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稱號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經不存在了。

台灣高官拜義雲高大師(H.H.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

臺灣前警政署原署長莊亨岱先生拜義雲高大師為師

臺灣前總統府侍衛指揮部指揮官陳德增先生拜義雲高大師為師;

臺灣前國父紀念館館長高崇雲先生等也拜義雲高大師為師;

臺灣前省議會議長劉炳偉先生拜義雲高大師為師;

臺灣原國家安全委員會秘書長蔣緯國先生拜義雲高大師為師;

臺灣前國家最高文官國家兩聽院主任李炎及夫人拜義雲高大師為師(陪坐者為柬埔寨王國總理顧問Xu Qiang先生);

政府及各界向義雲高大師(H.H.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展致贈祝賀花籃

臺灣李前故總統登輝先生、參謀總長劉和謙上將、臺灣省議會議長劉炳偉先生、海基會會長辜振甫先生、臺灣原檢察院院長黃尊秋先生、臺灣國軍體總會等送來了1000多個祝賀花籃。臺灣前總統府秘書長現總統府資政蔣彥士先生、臺灣總統府戰略顧問四星上將宋長志先生、國際奧委會委員吳經國先生、臺灣國父紀念館高崇雲館長等出席了畫展開幕儀式並剪綵。臺灣空軍總司令三星上將唐飛及夫人參觀了畫展,表示對義雲高大師非常敬佩。臺灣各階層人士每天近2萬人士觀看畫展,稱讚義雲高大師繪畫風格多樣、畫風神奇、史無前例。

凱悅飯店的總經理哈迪十分感動地說:

“如此盛況的歡迎場面我從來未見過,就是戈巴契夫、薩馬蘭奇、布希、柴切爾夫人和國際歌星邁克爾傑克遜以及成龍,劉德華等人駐我飯店時的歡迎隊伍加起來也沒有今天迎接義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這麼多人,場面也沒有這麼熱烈。”

高官與義雲高大師(H.H.第三世多杰羌佛)合影

臺灣參謀總長劉和謙上將和夫人拜見義雲高大師並合影;臺灣總統府資政蔣彥士先生與義雲高大師合影;臺灣總統府戰略顧問四星上將宋長志先生與義雲高大師合影;臺灣空軍總司令三星上將唐飛及夫人與義雲高大師合影 

臺灣高山族酋長代表團拜見義雲高大師(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臺灣高山族酋長代表團拜見義雲高大師,餽贈最高酋長王帽給義雲高大師,稱義雲高大師為臺灣高山族九大酋長之總頭目。義雲高大師和高山族酋長公主與全體人員合影留念,表示會竭全力幫助他們,祝他們萬事如意、一切幸福。

義雲高大師(H.H.第三世多杰羌佛)來台灣訪問珍貴視頻

特級國際大師-義雲高蒞台 受到盛況空前的熱烈歡迎

【新桃日報訊】

经四十八國及地區有關學術機構的五千六百一十二位專家學者認定的“特級國際大師”元首級榮位之義雲高先生(即第三世多杰羌佛),作為大陸繪畫藝術展出團團長,率團八人,應奧林匹克基金會董事長吳經國先生與雲慈正覺會會長喜饒根登之邀請,與五月七日下午三時抵達中正機場。歡迎場面盛況空前。舉著旗幟,打著標語、手捧鮮花、吹奏鼓樂,上萬民眾高呼:“義雲高大師好!”“熱烈歡迎義雲高大師”的歡呼聲交錯縱橫響徹雲霄。人們一擁而上爭向大師和夫人敬獻鮮花和哈達,秩序井然的歡迎隊伍頓時被擠得大亂。鮮花和哈達將大師和團員們重重包圍,在幾十個魁偉健壯的護衛人員保衛下,好不容易從鮮花和人潮中步入迎賓車。貼著紅色歡迎標語的一千多輛迎賓車隊追隨著大師的坐車湧進臺北市,造成交通嚴重堵塞,迎賓車隊從機場到臺北市足足走了三個多小時。 在大師下榻的凱悅大飯店,同樣是鼓樂喧天,鮮花如潮,大廳內•廣場外擠滿了歡迎的人群,聚匯成一片歡騰的海洋。臺灣民眾用最熱情的方式表達了他們對大師的無限崇敬和欽佩。凱悅飯店的總經理哈迪十分感動地說:“如此盛況的歡迎場面我從來未見過,就是戈巴契夫、薩馬蘭奇、布希、柴切爾夫人和國際歌星邁克爾傑克遜以及成龍,劉德華等人駐我飯店時的歡迎隊伍加起來也沒有今天迎接義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這麼多人,場面也沒有這麼熱烈。” 幾天來,義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團在吳經國先生和喜饒根登的陪同下,走到哪裡哪裡就有最隆重,最熱烈,最壯觀的場面出現。十二晚,大師來到臺北汐止,人們排成長對,夾道歡迎,歡迎大師的歡呼聲和鼓掌聲撼人心弦,爆竹和禮花在夜空中飛舞,交相輝映。無數的鏡頭啪啪叭叭的按著快門,記錄下這一幕幕難忘的場景。十三日下午義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應雲慈正覺會邀請訪問桃園南崁,到處高掛著“熱烈恭迎義雲高大師代表團”的巨幅橫標,人們扶老攜幼歡迎大師的到來。雖然烈日當空,驕陽似火,但是他們說這仍然比不上他們心中對大師的敬意。當大師離開桃園時,送別的人群一擁而上圍住了大師的汽車,掌聲,哭聲,惜別聲渾然混成一片,難分難解。 義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團來臺灣所到之處,無不歡聲四起,人潮湧動,情景感人至深。臺灣民眾對義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盛況空前的歡迎場面在臺灣歷史上是從來沒有過的現象。 每天到飯店來求見大師的各界人士,由於太多造成無法安排接待的場面,有位退休中將將軍黃倬昭先生向記者說:“就連我們將軍們每天早上七點鐘就在大廳,等候大師接見的機會,可是還不知哪一天才能見得到?” 新桃日報中華民國八十四年五月二十三日星期二

Facebook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